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空乏无味 禁地

发布时间:2019-09-25 22:49:09

空乏无味 禁地

院子的门被人强行打开了,辉被踢了几脚,白苍夫妇被吓得不轻,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望川,正跪在我身前。

“我早就不是王子了。”不顾众妖的诧异,我反驳。

望川仍低着头,保持着最标准的跪姿:“您是属下心中永远的王。”

我在心中暗骂,你在神界究竟被洗了多少次脑?这是要演煽情剧的节奏啊!还是男男的!

“雨夜,他是谁?你的什么人?”一伙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白苍隐发出质疑。

看吧!果然被这么问了!我好不容易在这里树立的高大形象都被毁了!

我十分无奈,深吸一口气,刚想回答,却被望川抢了先,可惜他没想管白苍隐。

“雨夜?殿下为何还在用那个不知所云的假名?您已然背弃先王陛下赋予殿下您的名讳了吗?”啊哈,他抬起头了,也算个好事。

我相信在场者都已经迷茫了,只好让他们进屋听我解释,除了望川。

在我下令让他站起来之前,他会一直跪在那里,我肯定。

———————————————————————————

约一万年前,神界云浮族宫殿。

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打破了午夜零点的沉寂,王后的寝宫中,初代大王子降生了。

然而,大王子的出生,却换来王后的病入膏肓,不久于世。

在大王子满月的那一天,王后终于去世。留给王的唯一记忆,便是王后挚爱着音乐。

满月宴上,王将大王子高高抱起,向世人宣告。

“茫茫荒漠,唯风奏律。朕的长子,便为沙漠之律!”

自此,大王子漠律作为王储成长,强大而孤独。

漠律没有朋友。

———————————————————————————

四千年后。

次元门前站着两个大约五岁的小孩。身穿浅蓝色短衣的小孩气喘吁吁,而另一个穿着漆黑的长袍,披着绛色的披风,用手扶着次元门框,满眼欣喜。

“呐,望川,今天去哪玩?”漠律转过头,对望川说,“好不容易跑出来,要不要去魔界?还是说,去找米歇尔?”

望川缓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殿下,哪都不能去。魔界太危险,妖精那里……”他顿了顿,“它们对属下不太友好。”

“孰让汝上来就叫它们‘魔物’。”漠律瞥了他一眼,向上方望去。

“去那个只有人类和妖族的地方吧,孤决定了!”

“不行!”望川条件反射似的叫了出来,把漠律吓了一跳,“陛下说过,无论如何也不能去那里!”

“孤已经完成父王的任务了,父王不会管的。汝若不去,孤自己去!”

没等望川反驳,漠律就跳进了次元门,甩下一个灿烂的微笑,便不见了踪影。

———————————————————————————

一个漫长的千年,转瞬即逝。

又下雨了。

漠律望向窗外阴沉的天空,觉得自己的心情和天气一样糟糕。

望川站在自家主人身旁,一脸担忧。

自从六百多年前漠律被王捉回来的那一天起,漠律的心情就没好过,无论是晴天还是阴天。

“望川,最近有什么新鲜事吗?”他将头转过来,翻看桌上一本厚的不能再厚的书。

望川皱眉,新鲜事?能让他感兴趣的事情能有几件?

“回殿下,因为要与外界经商,最近天空之门会开。”望川绞尽脑汁,才挤出这一件事。可刚说出,他便后悔了。

漠律灰暗多时的蓝瞳亮了起来,他拍案而起,抓住望川的肩膀,有些疯狂的笑问:“真的,汝没骗孤?”

望川忽变得慌张,他不想让王子再度颓废,又不能放任其逃出神界,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却蓦地冷静了,踱到了窗边,仰望在雨中挣扎的空中飞鸟。

“望川,汝知道吗,孤想要的从不是王位与权利。父王问过孤,为何想去那个未开化的尘世,孤并未回答,但心中早有答案:现在那里只有最无邪的生命。”

“孤想要的,只是一个朋友罢。”

他回头,宛然一笑,一双平静如水的湛蓝瞳孔凝视着望川:“汝不会阻拦孤的,对吗?”

望川的金眸中也透出了坚定,他将右手放于胸前,鞠躬。

“是,殿下。”

———————————————————————————

“你为什么给我们讲这个故事?”白苍隐问到,却又恍然大悟,“难道说,你是漠律?”

“没错,虽然很不想承认那个囚笼是我的故乡。”我点点头,“望川虽与我同为王子,却一直对我忠心耿耿,每千年便来看我一次。”

化为人形的辉靠墙而立,如黑街打手般,两只顶在头顶的耳朵愣是毁了这冷酷的形象。他表情尴尬,嘟囔着:“每千年……你今年才几岁?看起来不过一千多岁罢了。”

我自然能听到他的话,耸了耸肩。

“我今年刚好一万两千四百六十五岁,神族与魔族的生长速度比异族慢得多,”我笑,“望川比我大半天。”

那三人怔住了,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我走出屋,扶起仍然跪着的望川。只是他那星赐族特有的金眸,我隐约猜出他此行的目的。

“还未到千年之时你就来了。说吧,你又占出了什么?”

“回殿下,占星盘告诉属下,您最近会有一劫。以属下的灵力,不能为您深入占星,又恐惧您出事,因此连忙来了。”

我神游片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回去,便走向内阁的最深处,寻找我那万年前的生日礼物。

———————————————————————————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搜寻,我终于在堆积成山的案件资料的底层找出一张珍贵的占星图。

展开卷轴,万千星辰闪现于半空中。

我记得望川教过我如何占星,可许久未动,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轰走三个探进来的小脑袋后,我颇有耐心地占星、落星、纵星,终于在许久后得出结果。

依照远古占星术语的翻译,纸条上只有一个字:战。

我不禁对这个字发起呆。战?战斗吗?如果是这样,我根本无所谓。

不过,占星这个东西,到底能有多准呢

空乏无味  禁地

———————————————————————————

自是神界分四族:云浮、星赐、冰乐、精灵。星赐善占星,冰乐善奏乐,精灵善术法。而云浮为王,乃应天而生,凡应精通无不同。可怜其数甚少,又好手足相残,只一脉单传,其家主,即为今王上,名曰“奕渊”。——《神界史·变世》

乐山牛皮癣
乐山牛皮癣医院
乐山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乐山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乐山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