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十九章 殿外风波

发布时间:2019-09-25 12:12:05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十九章 殿外风波

待两人徐徐走近,不论是先前站在这里的少男少女还是后来的十余个长老模样的强者,面上都齐齐露出了敬畏与恭谨之色,除了倾煌与清舞两人,雪幻天狐所有族众均向着那白袍男子深深地弯腰行礼,齐声高呼:“拜见族长大人!”

而站在他身侧的那人同样不可小觑,大约比蓝枫尊主差上一线的样子,只是他的神情,看起来似乎有些阴冷,与白袍男子周身的气场有些格格不入;不知为何,清舞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隐隐的紧张与不安,却不知这究竟是从何而来。

这白袍男子的实力自然要高于他身侧那人,清舞心中有种感觉,他的实力或许比蓝枫尊主还要高!

两人均是青年男子的模样,一人稍前另一人稍稍落后,无形中显示出两人的地位来;那个当先而来的白袍男子外表年龄大约有二十出头的模样,俊眉星目,双眸宛若星辰般明亮透彻,却又像深潭一般深邃清冷,淡淡的目光朝着雪离略略一扫,他便像是触了电一般地狠狠一颤,整个人都紧张地哆嗦起来。

清舞心知真正的大人物终于出现了,急忙眯眼打量过去,这一看之下,却是看得有些呆了。

伴随着这道喝声,远处又有两人缓步而来,看起来走得极慢却在眨眼之间便来到了众人跟前;两人周身并无什么强悍的威压,然而只是随意地站在那里,便有一股若有似无的压力在空气之中弥漫开来,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他的话音刚落,远处便遥遥地传来一声若即若离的低喝:“雪离,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在这里大吵大闹?”

另一名中年男子一眼发现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雪瑶,看到她那肿的馒头一般的脸颊,顿时震怒不已:“是哪个混账东西敢打我的女儿?想找死吗?”

还不等她回神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十九章 殿外风波

,主殿之中便募地闪出来十余道身影,速度疾如闪电,瞬间来到众人的面前;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皱着眉头厉喝一声:“怎么回事?是谁敢在这里动武?”

雪樱心中暗叫不好,虽然她也很想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无理取闹的雪瑶,可绝不是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啊!要知道,倾煌的身份还没有被祖宗们认可,现在更是直接得罪了二脉的嫡系后辈,这可如何是好……

再看看清舞那冷酷无情的眼神,他们毫不怀疑,刚才如果清舞想要雪瑶的命,那么现在他们看到的,一定不会是躺在地上哀嚎的雪瑶,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且不说她胆子之大,敢在主殿之外动武,雪瑶好歹也是初入至尊级的强者,在雪幻天狐一族之中的血统天赋号称绝佳,几乎仅次于雪樱,也正因如此,她才能如此有恃无恐地横行无忌;可就是这样的雪瑶,在这个人类女子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惊悚的一幕,他们谁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还算温和的女子竟然一巴掌扇飞了雪瑶!

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雪瑶只觉得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紧接着,整个人便被抽飞了出去!

“砰!”

随意地抬起右手,指尖气势瞬间凝聚,一股强悍至极的能量在一众男女骤然放大的瞳眸之中凝集而出,不过是瞬息之间,她的手掌之中已经聚集了足够强悍的能量,直接随手一挥,“啪”地一声抽向了雪瑶的脸颊!

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也忍受不了被一个刁蛮女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恶言相向,更何况清舞原本就不是个好惹的主;对付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自然只有一种办法才最有效。

雪瑶一听这话顿时脸色一白,美眸之中厉色更甚:“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是个低贱的人类,竟然敢跑来指责我?!”

柳眉一蹙,清舞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她不愿招惹麻烦,可是这麻烦不依不饶地非要缠着自己,那就怪不得她了;冷冷地看了雪瑶一眼,清舞沉声开口:“这位阁下,你也听到雪樱阁下所说的了,我们是受邀而来,难道这位邀请我们的前辈,也要通过你的允许不成?”

眼看着清舞举步欲行,雪瑶募地跨前一步,冷喝一声:“给我站住!谁允许你进去了!”

清舞微微勾了勾唇,正准备告诉雪樱直接掠过他们继续前行,却没想到她这抹淡笑被雪瑶看在眼里正好成了对她的讽刺。

“哼,一群垃圾。”倾煌冷眸微眯,不屑地瞥了他们一眼。

清舞表示很是无奈,她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竟然一见面就被别人恨上了,实在是悲催得很;眼看着倾煌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她赶紧戳了戳他绷得死紧的手臂,低声传音道:“别理这些白痴,正事要紧。”

神脉一族一向以血统至高无上的避世之族自居,在他们看来,人类的血统自然是远不如雪幻天狐一族,就算眼前的女子再怎么漂亮,不是雪幻天狐一族,他们都是瞧不起的,连带着与清舞缔结契约的倾煌,也变得不怎么受待见了。

雪瑶的叫声成功地提醒了旁边的众人,方才他们只顾着惊叹于倾煌的身份一时间竟然忽略了雪樱对清舞的介绍,此时反应过来,顿时有不少男女的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

没想到,打破这诡异目光的竟是雪瑶;她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尖叫一声:“什么?!她是人类?区区低贱的人类怎么能踏入我们的族地?!”

雪樱这句话可谓是掀起了万丈波澜,一众男女齐齐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住了倾煌,那架势活像是要在他身上看出几个窟窿一般。

雪樱早已习惯了雪瑶的蛮横无礼,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本不想回答,可是想到以倾煌的身份早晚都要与他们认识,只得清了清嗓子朗声道:“这位是紫云天狐一脉的狐尊倾煌阁下,身边的这一位是他的契约者南宫清舞阁下,他们是祖爷爷的贵客,我现在正准备带他们进去。”

见到清舞的第一眼,雪瑶就对她产生了深深的厌恶之意: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怎么能长得如此美丽?她的几个仰慕者刚刚还在向她大献殷勤,这才刚刚看到那个可恶的女子,竟然就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简直岂有此理!

“雪樱,他们两个是谁?怎么能带到主殿里来?”妖娆女子皱着眉头发话道。

大多数男女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清舞与倾煌,也有少数几个表面上漠不关心、实则暗暗地瞥向雪樱,其中还有一名样貌格外出众的妖娆女子紧紧地盯住了清舞,美眸之中渐渐地流露出几分疏离与冷傲之色。

本来,那些年轻男女们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见到雪樱带着两个陌生的面孔缓步而来,不由得加快脚步聚集过来。

清舞美眸一闪,轻轻点头,想来也只有狐族嫡系才有自由进出这座大殿的资格。

果然,雪樱眸光一顿,低声开口道:“他们都是族中嫡系血脉的年轻精英,刚才祖爷爷正在给他们召开会议。”

这一队人之中尽皆是年轻貌美的少男少女,两旁的守卫见到他们,纷纷恭敬地行礼,看样子这些男男女女在这里的身份非常之高。

雪樱带着清舞与倾煌刚刚走到这里,便有一队人从旁边另一条长廊走了过来。

遥遥望去,气势非凡的殿堂外围,站着一圈神情肃穆的狐族守卫,实力全部都在神级以上。

在雪樱的带领下,清舞与倾煌直接朝着山谷后方那栋宏伟大气的建筑物疾飞而去;一路随着雪樱进入大门之中,经过一条长长的通道,很快,一座恢弘而精致的殿堂便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他们竟然是老祖宗的贵客?一众雪幻天狐惊得张大了嘴巴,一个个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祖爷爷?清舞立刻脑补出了一个仙风道骨满脸肃然的白胡子老爷爷。

雪樱随意地挥了挥手示意族众起身,随即将欣喜的目光投向了倾煌与清舞:“你们终于来了,祖爷爷一直在等着你们,快跟我来吧。”

雪樱的现身令一众雪幻天狐的心中愈发忐忑,一边毕恭毕敬地朝她行礼,一边用余光偷瞄着倾煌的方向,眼中疑惑更甚。

“见过少族长!”

双方眼神间的交锋不过是一瞬之间,拦在清舞与倾煌面前的一众雪幻天狐只感应到某个熟悉而强悍至极的威压突然而至,立刻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噤了声;紧接着,空气中的紧张气氛募地一松,雪樱突兀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半晌,倾煌微一挑眉,唇边忽然勾勒出一抹奇异的弧度,紧接着,清舞便感应到那股目光瞬间自倾煌的身上移开,转而投到了她的身上;然而仅仅是停留了一瞬,便如触电一般收了回去。

“哼!”倾煌淡淡地冷哼一声,毫不畏惧地迎着那目光回望过去,一双深邃的红眸之中,流转着意味不明的晦暗之色。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收费贵不贵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