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内蒙古落马统战部长多名旧部下受贿被查图

发布时间:2019-07-12 22:28:05

内蒙古落马统战部长多名旧部下受贿被查(图)

7月9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党政办公大楼。大楼是在王素毅任市长期间建成。新京报孟祥超摄

王素毅资料图片。

17岁考取大学、工作了31年、官至副部级后,王素毅的仕途从巅峰跌入谷底。根据新华7月3日的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王素毅涉嫌严重违纪,已被中央免去领导职务。

他涉嫌违纪的具体内容,目前尚无消息公布。

王素毅曾主政内蒙古巴彦淖尔市,那期间这个城市进行土地大开发、城市建设。王素毅离开两年后,他的多名与土地开发有关联的旧部落马,其中包括巴市原副市长李石贵去年底被判死缓。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王素毅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6月30日,新华的这条消息,让王素毅的同事们颇感突然。

就在几天前,6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召开常委会议,传达学习中央政治局专门会议精神,王素毅还出现在会场。

6月27日下午,自治区党委领导会见中央统战部及全国工商联等部门主要负责人,王素毅也在现场。

王素毅的亲属称,家人与王素毅已多日失去联系。王的妻子也同时被带走调查。

王素毅1961年6月出生,17岁考取大学。先后任职内蒙古自治区计委副主任、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巴彦淖尔盟(2004年盟改市)盟长、巴彦淖尔市市长、书记等职务。

他在49岁时成为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曾被认为前途大好。

过去两年内,多名巴市官员落马,他们的职位多与土地有关。至少两名官员被查证收受开发商贿赂

在出任内蒙古自治区统战部部长之前,王素毅曾主政巴彦淖尔市。他在巴彦淖尔任职约7年时间。

过去的两年里,多名王素毅在巴彦淖尔的老部下落马。

事情从巴市的国泰集团开始。国泰被认为是当地头号地产开发商。有当地开发商称,国泰集团甚至承担了巴市近半工程。其董事长李国民与政府高层交往甚密。

从当地媒体报道称,国泰集团的纳税额连续多年居全市首位。

2011年5月,国泰集团董事长李国民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今年7月9日,国泰集团副总金玉成介绍,李国民被中纪委带走,在呼市的一家宾馆里度过了10个月,2012年3月时,李国民被批捕。

李国民被调查3个月后,2011年8月,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区长薛维林主动投案。

去年7月,薛维林一审被判11年。法院认定,2007年至2011年,薛维林利用自己担任临河区副区长、巴彦淖尔市建委主任、临河区区长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财物、为国泰董事长李国民等人牟取利益。法院认定他受贿钱财、房产折合290余万元。

薛维林之后,2012年3月,巴彦淖尔市副市长李石贵落马。

公开报道显示,2005年4月至2011年11月间,李石贵利用职务便利,在置换土地、城市建设开发、解决农业贷款等项目上接受请托,为他人牟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1536万元。其中,国泰公司等3家公司,均向李石贵送过钱物。

2012年11月,李石贵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一名巴市当地开发商称,巴市政商两界曾流传,在巴市,没有李石贵办不成的事,因为李石贵是王素毅面前的红人。这名开发商称,他也向李送过钱。

从李石贵的履历看,他2004年7月出任巴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王素毅的履历显示,他在这个月出任巴市市长。此后两人长期共事,直到2010年王素毅出任自治区统战部部长。

李石贵之后,今年年初,巴市政府秘书长李茂龙被双开。在此前后,巴市国土资源局党组成员、土地收储中心主任张汉因严重违纪被调查。

上述巴市开发商称,今年5月,巴市又一名厅级官员被调查。

多名巴彦淖尔当地政、商界人士分析,两年间,多名巴市官员相继落马,大都与土地有关。这些官员大多数担任过拆迁、城建、策划、土地收储等职务。

王素毅任职期间,巴城进行了大规模招商引资和土地开发。有开发商称政府至今欠其两三亿工程款

巴彦淖尔市的大规模城市建设、土地大开发,是在王素毅任职市长之后。

2003年12月,王素毅出任巴彦淖尔盟盟委副书记、盟长。7个月后,盟改市,他出任市委副书记、市长。

在此期间,2003年至2005年,王素毅还曾在长江商学院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班学习。

从当地媒体报道看,王素毅上任巴市后,开始了大规模城市建设和招商引资。

在巴市周边的村庄,到处都是拆迁,也有村民因强拆开始了长时间的上访。

据当地媒体报道,仅城关镇万丰村,就有万亩以上的土地被征收。巴市从本世纪初开始,先后征收数十万亩农田,用于工业建设和房产开发。多年后,有些土地闲置村民又种上了庄稼。

同样来自当地媒体的信息显示,2006年,巴市城镇建设投资预期目标60亿元,较上年翻一番,占全市固定资产投资计划的28.6%。

在大量的报道中,也有诸多关于王素毅前往全国各地招商,跑银行寻求合作,跑工地视察的。

有开发商称,王素毅本人很少与当地开发商打交道。他们见到王时,对方始终是一脸严肃,有时见到他当场批评随行官员。

在巴市西侧的新区里,到处是宽阔的马路和新建的楼房。这个数平方公里的新区内,主要构成大体两部分,政府部门机关楼和住宅楼。

巴市政府大楼显得壮观。当地民称,曾有人在上发布过地市级政府办公楼的照片,巴市政府楼排名比“阜阳白宫”还靠前。

当地一位开发商称,巴市是农业大市,原本没什么大企业,政府财力也有限。大规模城建后,很多项目是开发商先垫资给政府,政府拿少量的钱征收土地和房屋,再卖给开发商。这名开发商说,他公司的楼盘,政府9万元一亩从村镇收地,再以45万卖给他。

一名道路建设公司领导称,该公司在巴市新区所有的道路都是垫资修建。政府连2000年的钱还欠着没还。2006年以后,工程量变得越来越大,欠债也越来越多,他还有两三亿工程款没拿回来。

据介绍,国泰集团正是在巴市大开发期间发展起来,一跃成为当地的头号地产开发商。

2010年5月,王素毅从巴彦淖尔市委书记调任自治区统战部长。

在自治区几名老干部看来,王素毅年轻且是少数民族,前途大好。

王素毅高一的时候参加高考并考中,其父去世后家里有过苦日子,直到他开始工作

7月4日,在内蒙古土默特左旗沟子板村,村民还不知道他们的“荣誉村民”王素毅出事了。

王素毅没在村里出生和长大,但他的爸爸曾是这个村的村民,他的叔叔王文奎在这个村居住。

村里有一条“高级环村路”,四五米宽,水泥浇筑的。村民们说这条路是王素毅的功劳。去年10月,路修成后,王素毅还被请来参加了“新农村建设”庆典仪式。

在村民看来,王素毅的官“够大”,他在土左旗做副书记的三弟都赶不上他。

王素毅的叔叔王文奎在村里还被“特殊照顾”,家门口修了个水泥广场。

在王文奎的印象里,王素毅话不多,脸上少见笑容。脾气大,“说怎么样必须怎么样”。

这些年,王素毅每年都会回家给父亲上一次坟,叔侄俩得以见上一面。两人每次聊上一两个小时,有时在他家吃顿饭。王素毅临走会给他撂下千把块钱。平时没什么联系。

叔侄俩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是在王素毅15岁的时候,放暑假回村呆了一个月。那时,王素毅全家还在锡林郭勒。

王素毅的父亲是名军人,转业后留在了锡林郭勒,做过砖瓦厂和机械厂的厂长。在那里,王家养育5个儿子,王素毅是老大。

在太原理工大学(原山西矿业学院)校友会的记录中,还在读高一的王素毅,和他的高二学长,当知青的老师一起参加了高考。

1978年,17岁的王素毅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山西矿业学院采矿工程系地下采煤专业。王文奎记得,紧接着,大哥一家搬回了土左旗。

在土左旗,王素毅的父亲做过供销社主任,后来又当了旗里纪委领导。再后来,突发心脏病去世。

王文奎说,大哥去世后,一家人陷入贫困,温饱都成了问题,经常要靠民政部门救助。直到1982年,王素毅参加工作,家里的条件才有些改善。

这一年的呼和浩特市,内蒙古自治区计划委员会来了一群大学毕业生,其中有一名学地下矿业专业的,王素毅。

在自治区计委的工作,王素毅表现突出。他当年的老领导说,全单位1000多人的考核中,王素毅总能在前五

原内蒙古自治区计委主任乌日途回忆,1982年来的那批大学生,相当一部分人后来都做到了厅级干部。王素毅是其中的佼佼者,官至副部级。

初到计委,王素毅被分到交通能源处做干事。他很快引起了注意。

乌日途记得,小伙子高高瘦瘦,平时话不多,但该说的时候能说中要害。有时为了一个问题,会当场指出领导的错误,弄得领导下不了台。

那时,王素毅和他同事们的一项工作,是跟着乌日途一次次到北京跑项目。最多时,乌日途一周跑四五趟北京,住普通宾馆,吃几块钱的面条。

王素毅跑北京时,经常早晨五六点到了北京,连宾馆都不开,7点多就站在国家计委门口,等着对方上班。办完事,当天飞回呼市,晚上还要准备材料到十一二点。

“不光我说他好,单位领导也说他好,就连北京的领导都说他好。”乌日途说,当时全单位1000多人的考核投票中,王素毅总能在前五名。很多领导认为,王素毅是块“好材料”。

1989年,28岁的王素毅升自治区计委交通能源处副处长,乌日途是处长。到1996年,王素毅升任计委副主任,此时乌日途是主任。

乌日途记得,王素毅的副主任职务,是通过了“一推双考”的考核。除了有人推荐,还要参加笔试和面试。

自此,王素毅工作的大部分时间,是跑北京、跑项目。这个时期的王素毅,不再贸然顶撞领导,说话“更讲究方式”了。

一名原计委官员称,按照那时的国家规定,省级计委的审批权限只在3000万左右,但他们会把一个项目拆成3个项目,审批额度就会达到一亿左右。王素毅这样的副主任,就能签上亿的项目资金了。

一名原计委副主任回忆,单位的领导之间,私下几乎不走动。在工作上,王素毅给他的感觉是,出言谨慎,有什么事都藏在心里。

2006年,在巴彦淖尔做市长的王素毅,要了计委发展小区一套领导住房的指标。据介绍,这是当地专门为厅级以上干部建造的住房小区,每户200平方米以上。

附近住户介绍,在小区里,调离的领导“吃回头草”的,王素毅并非个例。

半年前开始,小区的人们很少见到王素毅夫妇出入。据称他们搬去了新居。

上述原计委副主任回忆,王素毅的老领导将退之际,有人开玩笑,“你的恩人要退了,你不去看望一下?”王素毅说,“我是‘一推双考’上来的,凭我自己的本事。他算我什么恩人。”

巴市国泰集团副总称,他后来知道,集团董事长被抓时,已开始查王素毅。这个消息未被证实

国泰集团副总金玉成介绍,去年5月,李国民在鄂尔多斯法院被判有期徒刑5年。

金玉成说,他后来得知,2011年纪检部门在查李国民时,实际上就已经在查王素毅了。

对于李国民当初被抓,金玉成说他听到过两个版本的传言。一个是,一名原市领导与王素毅有矛盾,向中纪委举报王素毅,李国民是因王素毅而被控制。

另一个版本,则是一家江苏建设公司与国泰集团有经济纠纷,对方辗转向中纪委举报后,李国民被查。两个传言,目前尚无从查证。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李国民涉嫌向几名落马官员行贿,不过他最终被判违法的事实是涉黄、涉赌。

目前络上,关于王素毅的消息几乎只有一条,消息称他是被情妇联名举报贪污受贿,包养女大学生,并称其“有房产数十套”,“近30名亲戚吃空饷”等。

调查发现这些说法并无权威信息源。巴彦淖尔市多名政商人士认为,此说法“可信度不大”。

辗转找到消息的发布者“正义者公益联盟”,对方称此说法来自一名举报人,但他未透露任何该“举报人”的信息,并称对方不接受采访。

在对王素毅的公开报道中,关于他生活的内容不多见。只在2009年,身兼巴市桥牌协会名誉主席的王素毅应邀到京参赛,据称他有20年牌龄。

在总结桥牌经验时,王素毅曾对媒体称“打牌时如果不认真,随意叫牌或出牌,那么就会丧失取胜的机会”。

7月3日,新华消息,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王素毅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孟祥超)[1][2]下一页张焕枝告诉大河报,就在几天前,3位律师主动找到家里,自愿代理聂树斌申诉一案。至此,负责为聂树斌申诉的代理律师增加到了4人。

最早代理此案的律师刘博今,昨天也赶到邯郸中院申请旁听证,交涉许久无果。

此前,曾有人看到媒体报道后要给张焕枝捐款,但她表示:“我现在不接受捐款,法律公正才是我最想要的。我到死也不会放弃给儿子申冤。”

“目前证明王书金是真凶的依据只有他本人供述,这与当前刑事诉讼法的要求有一定差距”

一些法律界人士认为,从专业角度看,仅凭现有证据的确很难认定王书金就是聂树斌案真凶,但即使如此,公众对聂树斌案仍有疑问,政法部门应该及时给出一个答复。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刘博今在此次开庭前就预测说,法庭应该不会判定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的真凶,毕竟仅凭他本人的口供证明案件是其所为过于牵强,这是疑罪从无法治精神的体现。

旁听的河北省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河北张金龙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金龙表示,在法庭上诉辩双方表现的都很好,法庭对辩护律师的诉讼权利进行了很好的保护,律师显然也做了精心准备。张金龙认为,从法庭陈述来看,目前证明王书金是真凶的依据只有他本人供述,这与当前刑事诉讼法的要求有一定差距,这是对辩方最不利的地方。

“案子发生在1994年,物是人非改变太大,当时的办案证据标准又跟现在不一样,诉辩双方在法庭上争辩的很多情况确实很难彻底搞清楚。”旁听的河北经贸大学法学院教师王韬在庭审结束后说。据新华社电

节录了张焕枝的部分日记。这个写满了字的本子,见证了张焕枝八年来的漫漫申诉路。

2005年4月25日,到达北京,高院说没有判决书不受理。26日,到人大信访接待办,没有办成事。

2005年5月13日,到高院交申诉书,都不接。门口传达室告诉我,用信的方式直接寄到高院内。

2006年6月1日,到省检察院,等了一天也不接见我,信访办也不见我。

2007年12月26日、28日,到河北高院刑监庭,庭长和王法官告诉我:留下你家有情况会通知你。

2008年4月14日,春节后去了三四次河北高院,每次都见不到王法官。

2009年4月16日,见王法官,老话不变,“等结果”。

2010年9月27日,到河北高院,王法官说,“结果很快出来”。

2011年2月15日,见王法官,说“等一等”。

2012年2月2日,到河北高院见王法官,还是原话让我回家“等一等”。

2012年8月7日,有人打恐吓,我报警了。

与张焕枝一样等待法官答复的,还有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受害人康某的家人。

“我一月打两次给法院的王法官,但每次回答都是正按程序一步步进行中,具体详情不能透露。”康父告诉。

聂家和康家并不往来。张焕枝说,2005年她和女儿一起到石家庄找康父,因为河北高院说康家有聂树斌案的判决书,结果被康家赶了出来。“人家当时对我们恨之入骨,我说我儿子是冤枉的,他们还是很生气。”张焕枝说,“我理解他,我不怨他,他就这一个女儿还被害了。”

张焕枝仍不放弃,多次打恳求康家。最终,她收到了一份快递,里面正是判决书。“我估计是康家寄来的,我感谢他们。”张焕枝说。正是这份判决书,聂树斌案才最终引起最高人民法院关注并被批示。

与张焕枝频繁接受媒体采访不同,康某的父母很排斥媒体。此前,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曾发表文章,将康某的姓名、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详细信息公布。后来,其参加上访谈,再次提及康某的真实信息。这给康父带来很大困扰。2012年3月,康父将刘博今等人告上法庭,一审败诉。

其实最早曝光康某隐私信息的是办案机关。当年,警方将涉及隐私的该案材料,提供给河北当地两家报纸刊登,尤其令康家不能忍受的是,警方还将康某遗体的录像提供给电视台播放,由此引发了康家针对上述媒体的系列名誉侵权诉讼。

2013年7月9日,王书金案再次开庭前,大河报联系康父。他说现在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老伴耳聋啥也听不见了。他说并没有接到法院通知去旁听,还问“法院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

大河报也联系了王书金的家人,嫂子依然对他恨之入骨:“村里人都看了,俺现在还抬不起头,他枪毙了俺也不管,跟俺没关系。” □特派朱长振文图

原标题:内蒙古落马统战部长多名旧部下受贿被查(图)

原文链接: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

自己如何开发小程序
水果微商城
制作一个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